中国科学家发现携带MCR-1质粒介导的多粘菌素抗性机制

摘 要:

多粘菌素是人类使用抗生素的最后一道防线,属于终极抗生素。最近,科学家首次报道了细菌对多粘菌素的耐药性与可水平转移的质粒有关,发现细菌对多粘菌素的耐药性与质粒携带的mcr-1基因有关。携带mcr-1基因的质粒可以通过转导传递到其它菌株,如肺炎克雷伯菌和铜绿假单胞菌。

关键词: , , ,

一、研究背景

先前已发现,微生物多粘菌素耐药性与染色体突变有关,到目前为止,从未报道过这种耐药性与可水平转移的遗传元件有关。在中国开展的一项动物性食品中共生性大肠杆菌的耐药性常规监测项目中发现,细菌对多粘菌素的抗性显著增加。从猪体内分离到大肠杆菌SHP45菌株,其多粘菌素耐药性可以传递给其它菌株,研究人员对这株菌中质粒介导的多粘菌素抗性机理进行了深入研究,从而在肠杆菌科细菌中首先发现了MCR-1质粒介导的多粘菌素抗性机理。

中国科学家发现携带MCR-1质粒介导的多粘菌素抗性机制

二、研究方法

通过全质粒测序和亚克隆,从大肠杆菌SHP45菌株中发现了mcr-1基因,利用序列比较、同源建模和电离质谱对MCR-1的机理进行了分析和研究。对2011年4月至2014年11收集的样品中的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菌mcr-1基因进行了分子流行病学调查。用小鼠模型研究了MCR-1与多粘菌素的耐药机理。

三、研究结果

细菌对多粘菌素的耐药性与质粒携带的mcr-1基因有关。携带mcr-1基因的质粒可以通过转导传递到其它菌株,如肺炎克雷伯菌和铜绿假单胞菌。MCR-1属于磷酸乙醇胺转移酶(phosphoethanolamine transferase enzyme)。

多粘菌素是人类使用抗生素的最后一道防线,属于终极抗生素,MCR-1的出现,预示着这道防线也将被细菌攻破。虽然目前这一发现仅限于中国,但mcr-1很可能与其它全球性耐药机制(如NDM-1)相似,很快会扩散到全球。

参考文献:

Yi-Yun Liu, Yang Wang, Timothy R Walsh, et al. Emergence of plasmid-mediated colistin resistance mechanism MCR-1 in animals and human beings in China: a microbiological and molecular biological study. Available online 19 November 2015.

DOI: 10.1016/S1473-3099(15)00424-7

    日期:2015年11月22日  分类:耐药性
    A+

除注明外,本站内容由 细菌之家 原创或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bacteria.cn/html/2015/1657.html

  • 请您留言:专业水平所限,谬误之处在所难免。如您发现不正之处,请在下面留言,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